20181109100534451.jpeg

  投资潮11月9日讯,近日,有媒体报道称,因理想国际大厦房租到期,ofo小黄车的员工陆续从位于该处的北京总部搬出,搬往据此有15分钟步行路程的互联网金融中心和丹棱SOHO 3楼,其中丹棱SOHO甚至屡遭催债人上门催债。

  据悉,2016年12月,ofo将总部搬至理想国际大厦,这里曾见证了ofo的辉煌时代,ofo曾一度在这栋大楼里占据四层办公楼。但从今年9月底开始,随着租约的到期,ofo陆续搬离了理想国际大厦的10楼和11楼,近日又从剩余的15楼和20楼搬出。

  目前,在理想国际大厦一楼大堂的指示牌上还留有ofo的字样,但该处10楼和11楼两侧的玻璃门紧闭不开,门上没有了小黄车相关字样;至于15楼和20楼,除两名拉着手推板车的工作人员进入ofo办公区外,即便在午休时间,也难见到有其他工作人员出入,一副破败之相。

  ofo相关负责人此前曾对媒体表示,ofo将彻底搬离理想国际大厦?!袄硐牍首庠嫉狡诤?,不留人了?!倍趏fo搬家后的新办公地点互联网金融中心,不同于此前坐拥一整层办公楼的豪迈,ofo在此与其它他公司共享一个楼层。据大厦内的工作人员透露,ofo在互联网金融中心的办公地点此前就已设立,“但之前人不多,11月份才陆陆续续有人搬过来,目前大概有200人左右”。

  上述工作人员同时表示,目前ofo的办公地点有两个半层楼,除位于互联网金融中心的半层楼,在对面的丹棱SOHO还有半层。与ofo位于互联网金融中心的办公地点相比,ofo位于丹棱SOHO的办公地点要“低调”得多,除在大楼大堂的指示牌上尚未显示外,就连位于3楼的办公区域门口也尚未挂出ofo的招牌。有丹棱SOHO 3楼的其他公司的工作人员表示, ofo搬过来尚不到一个月,此前那块办公区域一直在装修。

  曾经疯狂的行业

  以ofo小黄车和摩拜单车为首的共享单车出现不过几年时间,就经历了从崛起到高潮到衰败的过程,不仅让人唏嘘。

  近几年,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城市规模进一步扩大,出现不少超一线城市,而随着汽车工业的发展,城市汽车保有量连年上涨,大城市的交通问题日益显现。网约车的出现虽然缓解了一部分交通拥堵问题,但并未解决城市居民“最后一公里”的出行痛点。

  ofo小黄车出现于2014年,前身叫ofo骑游。这一年,创始人戴威返校读研,凭着对骑行的热情和不甘平庸的野心,他找到4名合伙人在北大校园内联合创办了ofo骑游,业务是定制骑行旅游。但因为市场对骑游需求不大,项目本身难以获得发展资金,经过调整,戴威将目光转向解决人们出行“最后一公里”这一痛点。

  崛起

  2015年6月,戴威自掏腰包采购了200辆小黄车投放于北大校园,并在校园内推出“共享计划”,“共享单车”便自此诞生。当时戴威宣称要在北大内推出10000辆共享单车,并面向北大师生招募2000位共享车主,这时的共享单车还是名副其实的共享经济。很快,这一模式就得到了认可,到10月,北大校园日均订单已达4000单,并获得第一笔900万的融资。

  2016年,ofo逐渐向全国20多个城市的200多所高校推广,在校园里积累了80万用户,日均订单达20万。此时的ofo扩张速度并不快,市场主要集中于校园。直到2016年10月,ofo正式走出校园,开始进军城市市场。

  共享单车进入城市的2016年是资本市场低迷的一年。随着前几年互联网行业几场大并购的结束,互联网上半场就此终结,手握大量现金的投资机构一时难以找到高回报的风口项目。此时恰好共享单车出现,其既有共享环保的美好故事,又能在线上流量红利枯竭的情况下开辟一个新的线下流量入口,一个人造的风口便自此诞生。

  狂欢

  2016年,资本在共享单车这一行业陷入狂欢,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ofo就获得了5轮融资,累计融资额超2亿美元。投资机构中虽不乏滴滴、腾讯这样为了自身布局的战略投资者,但更多的还是以经济回报为目标的财务投资人。

  2017 年,随着资本的疯狂跟进,以ofo和摩拜等为首的共享单车企业在资本的鼓动下开始蒙眼狂奔,彼时尚且没有一家公司能给出一个清晰、明确的盈利模式,车辆损耗和运营成本也远超预期。但就在这样的情况下,任意一家新出现的企业都能轻轻松松获得资本垂青,市场大战一触即发。

  共享单车一直是个靠烧钱堆积起来的行业,要想持续发展,只能继续烧钱。ofo和摩拜的烧钱速度在2017年达到顶峰,资金主要用于投放新车和补贴用户。据统计,2017年共享单车投放量高达2300万辆。ofo在这一年曾表示计划在年底投放2000万辆小黄车,日订单量也超过1000万。

  资本的无限追捧也让共享单车不再考虑如何通过精细化运营进行市场竞争,甚至不用考虑盈利——当时ofo经常推出1块钱月卡促销活动,这导致ofo基本入不敷出。2017年7月,ofo获得7亿美元E轮融资,后有投资机构高层透露实际金额为6亿美元,但不到两个月,ofo就烧光6亿美元。

  融资速度跟不上烧钱的速度,不少共享单车就此开始打起挪用押金的主意。据看过OFO小黄车财报的知情人士透露,截至2017年12月,ofo 账面包括押金在内的可动用现金仅剩3.5亿元,且还将30亿元押金用于支付供应链欠款。

  转折

  这样的烧钱速度自然让不少投资机构开始转变态度。ofo的早期投资人朱啸虎很快就从此前的“三个月结束战争”、“没有合并可能”的强硬口气,改口为“惟有合并才有出路”,并主动撮合ofo和摩拜的合并。但此时背负高额债务的ofo和摩拜已很难找到新的投资者,共享单车的泡沫开始破裂,投资机构为了自身利益纷纷寻求套现离场。

  2017年12月,朱啸虎悄悄将ofo的股份全部出售给阿里巴巴,据称套现30多亿美元。而 ofo 和摩拜最终也没有走向合并,今年4月,摩拜以27亿美元的价格被美团收购。

  此后,ofo资金链告急的消息不断传出,曾先后拒绝与摩拜的合并及来自滴滴的收购邀约的ofo也开始了自救。

  今年3月5日,ofo将单车资产作为动产抵押给阿里巴巴旗下两家公司,以解资金链紧张的燃眉之急。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ofo先将位于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四个城市的共计约444.76万辆共享自行车抵押给蚂蚁金服旗下上海云鑫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债权数额为5亿元;随后又将浮动数量的共享自行车抵押给浙江天猫技术有限公司。两次动产抵押登记被担保债权数额合计17.66亿元。

  从自行车厂商方面来看,ofo也削减了单车的采购计划。今年5月6日,上海凤凰发布年报,报告期内,公司控股子公司上海凤凰自行车有限公司(下称“凤凰自行车”)共向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ofo共享单车运营方)及其关联公司提供各类自行车产品186.16万辆,实现销售收入6.37亿元。而2017年5月6日凤凰自行车宣布与ofo达成战略合作协议时预计将向ofo提供500万辆自行车,有望给自身带来不菲盈利。

  5月下旬,由于难以靠用户的单次骑行获取利润,ofo开始发动员工售卖车身广告及APP开屏广告。遗憾的是,稍后北京、上海等地相继出台相关政策禁止共享单车企业在车身设置商业广告。除了开源,ofo还取消了全国20个城市的芝麻信用免押金活动用以节流,当时依然可使用这一服务的仅剩上海、广州、深圳、杭州、厦门等城市。

  衰败

  今年6月初,有媒体报道称,ofo已开始进行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裁员,高管层变动剧烈,总部整体裁员比例达50%,包括南楠、海外市场主管张严琪等在内的多位高管离职,ofo的整个海外事业部解散。ofo联合创始人于信稍后在其朋友圈否认这一传闻,但一周后有媒体获悉,ofo原负责市场公关业务的高级副总裁南楠确已离职。

  除资金问题外,整个共享单车行业也面临着来自各城市政府的政策压力。据交通运输部2017年的统计数据显示,全国共享单车累计投放量超1600万辆,其中北、上、广、深占近三分之一。据上海市自行车协会的统计,截至2017年8月18日,上海共享单车的实际投放量是178万台,上海市于彼时暂停新单车的投放。2017年9月7日,北京市交通委召集摩拜、ofo等15家共享单车企业,决定暂停共享单车新增投放。目前已有数十个城市禁止共享单车企业投放更多的自行车。

  今年7月,小鸣单车正式进入破产程序,成为全国首例共享单车破产案。当时小鸣单车负债高达5540万,公司资产仅剩35万元现金和散落各地的单车,资产清算时,这些单车被以每辆12元贱卖。其实,早在2017年,悟空单车、町町单车、小鸣单车、酷骑单车、小蓝单车等就相继停止运营,他们还没来得及像摩拜一样展现自身的最后价值就无声地退场了。

  不少人预计,ofo 多半会面临跟摩拜同样的命运,卖身只是时间问题,能接盘的,也基本只有 ofo 两大机构股东,滴滴和阿里。但ofo创始人戴威依旧希望掌握公司控制权,先后与滴滴和阿里撕破脸,将滴滴派驻的高管扫地出门,阿里则转而扶持哈罗单车。在这样的背景下,ofo寻求收购可能是唯一的出路,但显然主动权已不在ofo手上。

  7月25日,ofo的一家智能锁物联网通信服务商负责人透露,由于ofo超过半年未支付智能锁通信服务费,该服务商将对业务涉及的300万辆单车的智能锁物联网卡陆续停止服务,停止服务后,这些小黄车将面临无法定位、无法远程升级维护、密码更替失灵、用户关锁后无法自动停止计费等问题。

  7月30日,有媒体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ofo和滴滴在7月已就收购一事有过多次接触,据悉ofo曾获得一个30亿美元的出价,但"滴滴还在不断降价,每谈一次价格就要折损一次,还有说法是现在滴滴的出价已经按照人民币来计算了"。

  报道还指出:滴滴创始人程维对ofo的预期收购价只有15亿美元左右,约为美团收购摩拜金额的一半。到了8月3日,有媒体从共享单车知情人士处获悉,ofo的收购谈判已接近尾声,被收购价已降到14亿美元,由滴滴与蚂蚁金服联合出资收购,二者还将承担ofo2亿美元的债务。

  8月22日,ofo被曝出最终“卖身”滴滴协议已达成,公司作价20亿美元左右,戴威暂时保留董事局职位,而ofo的其他几位联合创始人出局。不过这一消息很快遭到ofo联合创始人于信的否认,他在朋友圈直言:“假的。终局?还早?!本」懿欢戏袢?,但是根据外界人士分析,就目前ofo的情况,与其苦苦挣扎负债累累,被滴滴收购或许是最好的出路。

  8月31日,上海凤凰企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其控股子公司上海凤凰自行车近日已向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ofo供应商)支付货款6815.11万元,赔偿逾期付款违约损失186.52万元等。

  结语

  曾几何时,ofo在共享经济热潮的助推下一时风光无限,不断加码布局、扩张海外市场,但随着共享热潮慢慢退却,ofo面临的却是资金链断裂,撤出海外市场,押金难退,债务纠纷等问题。如今ofo被爆已搬出总有总部大楼迁往新址,至于未来ofo究竟能撑到几时,还得看其往后能否得到强有力的资金支持。